当前位置:主页 > 期货配资 >
「期货开户鑫东财配资」北汽新能源产销量严重悬殊 “补贴依赖”何时能
更新时间:2020-01-12 15:59
「期货开户鑫东财配资」北汽新能源产销量严重悬殊 “补贴依赖”何时能_股票配资平台_配资炒股开户公_股票配资行业排名第一网站 - 配资马

  北汽新能源再次问鼎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连续7年短线黑马保持国内纯电动汽车销量第一。

  2020年1月8日,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子公司北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新能源”)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累计销量15.06万辆,在2019年普遍下行的新能源市场,算得上是上等的成绩。

  在15.06万辆的销量背后,是北汽新能源2019年持续腰斩的产量。在北汽蓝谷所发布的公告中,与15.06万辆累计销量相对应的,是4.43万辆的累计产量。北汽新能源卖出去的车从哪儿来?

  围绕北汽新能源产品、产销量、库存以及销售对象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北汽新能源方面的相关负责人发送了采访函,确认对方收到采访函后,截至目前,记者尚未收到对方回复。

  产销数据悬殊

  2020年1月8日,北汽蓝谷发布2019年12月的产销快报。根据快报显示,北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2019年累计产销量分别为4.43万辆,15.06万辆,同比上年分别下降59.75%,4.69%。其中,12月的产销量均达到2019年单月数量较高水平,在累计产销量中占比分别达到37.99%,24.31%。

  从产销公告中可知,北汽新能源2019年的产量约为销量的四分之一,两项数值相差悬殊。在查阅北汽蓝谷2018年年终报告后可以发现,截至2018年末,北汽新能源的库存量仅为2019辆。低库存低产量的北汽新能源如何实现高销量引发了《商学院》记者的关注。短线黑马

  根据北汽蓝谷对产销数据的情况说明显示,销量中包含部分由北汽新能源与北京汽车联合开发,由北京汽车生产、北汽新能源对外销售的合作车型。

  北汽蓝谷所提到的北京汽车,全称为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的信息显示,北京汽车主要经营范围包括制造汽车及零部件、配件(仅限分支机构经营);销售自产产品;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咨询;经济信息咨询短线黑马;设备安装;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等。其分支机构包括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分公司、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分公司、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黄骅分公司、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尽管销量中包含北汽新能源与北京汽车联合开发,并且由双方对外销售的合作车型,但是该部分涉及的具体车型及对应的销售数据并未公布。

  结合乘联会所公布的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列表来看,累计销量排名第一的北汽新能源EU系列,2019年全年的累计销量达到11.11万辆,相较2018年同期增长244.2%,该数据远远超过北汽新能源2019年的总产量。

  据悉,计入2019年在售EU系列的车型产品包括EU5、EU7、EU等车型,其中EU5、EU7分别于2018年、2019年上市,EU5是EU系列最主要的销量来源。EU7是2019年10月北汽绅宝品牌同北汽新能源品牌合并后推出的产品,其标志为“BEIJING”。

  针对北汽蓝谷产销数据相差悬殊,某行业内人士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产销数据相差太大有些不合常理。尽管汽车行业内不成文的规定是产销数字差距大与压库会有联系,但从北汽新能源近两年的产销数据差距来看,其是否同压库相关仍存有很大疑问,其中是否存在其他人为因素的干扰等因素目前尚未可知。

  此次产销数据公布后,2019年北汽新能源的年目标完成率为68.45%。此外,对比2018年的产销数据以及年度报告所公布短线黑马的产能规模来看,2018年时,北汽新能源的产量达到11.01万辆,主要工厂包括北京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北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常州分公司,两家公司总设计产能为27万辆。2019年总产4.43万辆,北汽新能源的产能利用率对比2018年时将大幅下降,具体下降幅度还有待于北汽蓝谷2019年年度报告正式发布。

  新能源仍患“依赖症”

  从产销公告的说明中可知,北汽新能源在开发生产和销售过程中,仍旧依赖于北京汽车。在产品开发生产和销售之外,北汽新能源似乎同样患有“依赖症”。

  在2019年12月产销公告发布之前,北汽蓝谷于1月3日发布《关于获得政府补贴的公告》。公告提到,北汽蓝谷近日收到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审计局《关于拨付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精尖产业奖励资金的通知》,此次拨付的资金奖励为3亿元。

  北汽蓝谷在公告中表示,此次政府补助的获得预计对公司2019年度利润总额的影响为3亿元人民币,拟计入其他收益科目。

  加之此次所获得的3亿元政府补助,北汽新能源2019年度的净利润亏损幅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根据北汽蓝谷公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北汽新能源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70亿元。3亿元补助资金600741计入后,将弥补北汽新能源2019年前三季度的亏损。

  这是北汽新能源进入2020年后获得的第一份资金补助,亦是自2018年9月27日借壳上市以来,有公开公告显示的第九次获得政府补助。在公开的九次补助中,北汽新能源共获得33.49亿元政府补助。

  值得关注的是,在前三季度报告中,北汽新能源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929.93%。根据北汽蓝谷官方信息显示,2016年至2018年,北汽新能源调整后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分别为0.95亿元,0.59亿元,1.5短线黑马5亿元。账面盈利的情况下,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相对应的净利润皆为亏损,其中2018年的数值为亏损7.2亿元。

  除资金补助之外,在销售渠道方面,北汽新能源同样依赖于政策支持。2019年7月,北京市针对2018年至2020年到期报废、更新为纯电动车的出租汽车实行奖励政策,最高补助可达7.38万元/辆,至2020年底,实现近2万辆出租车更新为新能源电动出租车。据悉,2019年8月,北汽新能源向北京出租车企业共交付2000辆换电出租车EU300。

  值得关注的是,在自身财务亏损的情况下,为了适应车辆交付之后面临的换电需求,北汽新能源当前亦在谋划换电板块业务。近日,北汽新能源拟以2.57亿元向北京奥动增资。北京奥动是一家新能源汽车换电服务提供商,主要业务是为在北京区域市场运营的换电版出租车、网约车提供换电服务,已在北京地区投入运营41座换电站,可为约4000辆换电车辆提供快速换电服务。

  此次增资成功后,北汽新能源不仅将实现出租车后续换电便利性,还将获得政府在该项领域的资金补助。此前,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所制定的《2018-2019年度北京市电动汽车社会公用充电设施运营考核奖励153实施细则》,明确将对符合规定的电动车充电设施企业进行奖励。

  谈及北汽新能源对政府支持的依赖,全联车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北汽新能源的特点之一是,相比其他民营企业来说,在刚刚发力时,得到北京市政府的支持,具有较好的资金优势和市短线黑马场优势。但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依托政府的支持只能暂时收获较好的市场成效,长久下来便会导致自身研发技术等方面动力不足,同其他品牌拉开差距。

  2020年,新能源电动汽车的政策补贴退坡,在不断涌入的新入局者中,北汽新能源将如何实现新的产品布局和业务布局,以应对新的市场挑战,《商学院》将持续关注。